期货结算银行二次选举6月重启 希腊深陷双重危机难以自救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现货黄金配资-大越期货

  总体来看,组阁过程出现的争议焦点是希腊是否应该继续履行两轮救援协议,以及是否应实施期货结算银行摆脱期货结算银行债务危机所需的紧缩和改革措施。经济和政治的双重危机,把希腊推上了世界的风口浪尖

  5月17日,世界的目光聚焦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圣火传递希腊段交接仪式上,仪式依旧神圣庄严,但估计希腊民众没有心情欣赏奥运火炬在希腊传递的精彩仪式。希腊现在已经陷入了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危机。

  希腊经济濒临崩溃,民众生活质量大幅下降。起初是新移民、偷渡者及流浪者领取救济,但如今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为了生活,被迫放下尊严,接受街头的免费接济,且数量日增。

  由于希腊期货结算银行选民强烈反对紧缩财政政策,在5月6日举行的希腊议会选举中,共有7个政党进入议会,但没有任何政党获得多数席位。得票率居前三位的政党轮流筹组联合政府,帕普利亚斯总统随后进行最后一次组阁努力,但均未成功。希腊进入“无政府”状态。

  希腊体制缺乏解决危机的能力

  5月17日,以皮克拉梅诺斯为总理的看守政府宣誓就职,这次选举产生的议会也于当天举行了象征性会议。5月19日,希腊总统帕普利亚斯签署总统令,宣布解散议会并于6月17日举行新一轮议会选举。总统令说,新一届议会将于6月28日举行第一次会议。这将是希腊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内举行的第二次议会选举。

  希腊的政治民主体制举世闻名,现代西方政治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即是源远流长的希腊城邦政治。希腊现行的宪法是1975年颁布的。依照该宪法,希腊总理和内阁拥有对政治进程的主导权,而总统则只在象征性的职权之外拥有一些政府功能。总统、总理任期均为4年,由议会选举产生,可以连任一次。希腊议会实行一院制,成员最长任期为4年。

  尽管希腊的政治体制具有多种西方现代政治制度的优越性,但这些宣称为“理性的”、“权力制衡”的特点,却成为压在骆驼背上的又一根稻草。众所周知,政治经济之间具有明显、强大的互动作用。当经济危机袭来,完善的政治制度和强力有效的政治领导层应该成为制止经济危机进一步扩散的重要保障。

  但惨痛的现实却告诉世人,在当前的希腊,这只是一个美好的、且无法在短期内变为现实的想象。希腊呈现给世人的是,经济与政治的互相设障:经济困局使得希腊民众对政治当局渐失信心、民怨沸腾,而政治当局和政治现实的反应迟滞以及久拖不决则使得民众失望加倍、怒气重生。

  即使从理论上来说,希腊政治体制有强大的合理性与科学性,但在希腊无法自救于困局的现实压力之下,人们只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希腊的政治体制对于当前的危机是羸弱的,至少是缺乏效率的。

  今年5月,希腊选举失败,政党无法成功组阁。根据希腊法律,得票率排名前三位的政党轮流牵头组建联合政府。在这三个政党之中,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的合作意向最强,是目前在希腊政坛具有较强影响力的两大政党。由于它们与其他政党之间存在严重分歧,无法找到一个支持其政策主张的其他党参加进来,使得组成“紧缩联盟”政府的计划失败。

  另一方面,即组建“反紧缩联盟”政府方面,希腊共产党无意参加左派政党联盟主导的联合政府,而且具有新纳粹性质的金色黎明党不是可靠的合作伙伴。因此有关的反紧缩政策计划也无法付诸实施。

  希腊的政治困局不但没有强化国内各政党的危机意识,激励彼此之间的合作意向,反而使得内讧和敌视状况日益增加。政党的焦点之争不但没有体现出任何民主政治的优越性,反而使得希腊的政治经济受到严重损害。正如希腊《民族报》指出的那样,希腊经济衰退已进入第5年,政客们还在玩“俄罗斯轮盘赌”,希腊的经济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损害。


  希腊与欧盟存在严重信任危机

  如果希腊不能凭借自身努力从困局中脱身,人们的目光自然会投向欧盟。欧盟是立足于政府间主义之上的一个区域国际组织,作为其成员之一的希腊遭遇困局,欧盟自然应该施加援手,这看起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实际上,希腊与欧盟之间,同样存在着严重的信任危机,而且这种危机已经威胁到了欧盟救援希腊的计划。如果说希腊危机引发了欧盟对于希腊政府和国民形象的大批判,那么欧盟与希腊彼此之间的猜忌则加大了彼此之间的分歧。

  希腊此次选举导致的政治僵局,催生了一个令各国无比紧张的猜想希腊是否会无序退出欧元区?如果希腊退出变成事实,欧元区将面临怎样的挑战?或是由于尚无历史经验可以借鉴的原因,或是现代欧元大国的领导层缺乏为了合作而冒险的精神,欧元区大国对希腊困局的态度令人失望。

  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表示,虽然他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内,但他不能强迫希腊这么做。德国中央银行行长、欧洲中央银行决策者之一延斯·魏德曼日前也宣称,如果希腊不执行救援协议,它将得不到财政援助。

  正如墙倒众人推,不仅欧元区官员滋生了希腊应该退出欧元区的想法,欧盟境内的各大媒体也持类似的立场。德国《明镜》周刊指出,目前已经是希腊离开欧元区的时候了,退出欧元区的选择符合希腊自身的利益,从长远来说,它将给这个国家自立的机会。

  舆论的扩张势必分化及搅乱希腊当前的局势,而欧元区大国领导人的“劝退”说辞更能激发希腊的悲怆心理。如果希腊政府和国民得不到欧盟的实际援助,甚至连一点鼓励都无法获得的话,那么希腊又能对欧元区抱有什么样的幻想呢?

  欧洲一体化的最初意愿是使得欧洲在世界上用一个“统一”的声音说话,最根本目标是扭转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失去国际政治舞台之中心角色的尴尬、使欧洲重新赢得主导与改变世界的能力与地位。

  但在日益竞争激烈的21世纪,欧盟却沉痛地发现自身影响力不仅依旧逊色于美国,更受到来自多个新兴大国的挑战。痛定思痛,欧盟发现造成自身发展滞后及国际影响力低下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是内部成员国的种种诟病。尤其是希腊债务危机发生后,欧盟很多国家及民众都认为,希腊不仅没有给欧盟进步提供应有的支持,反而成为一个厚颜无耻的拖后腿者。

  具体到当前的希腊困局,欧盟国家认为不应该对希腊施加援手的主要原因之一,则是希腊国民的穷奢生活理念与希腊涣散无能的政治体制。欧洲有相当一部分国家依靠国家福利制度,特别是国家举债来为国民提供优越的生活。而充裕富足生活之中的国民不仅不反思国家的未来和隐忧,而是将国家福利当成一种理所当然的国民待遇。因此,这些欧洲国家的民众被世界舆论戴上了“懒蛋”的帽子。

  更为糟糕的是,希腊民众在危机面前,在全欧的关注之下仍然“不思悔改”。根据相关的民意调查,尽管相当比例的希腊人愿意留在欧元区内,但他们也不愿意接受欧元区紧缩财政的节约型政策措施,并对债权人采取攻击态势。希腊某智库将此比作社会性的精神分裂症。欧盟另一部分国家则更为直接地认为,利用全欧纳税人的贡献和资源来服务于这一群不思进取的“懒蛋”,这简直就是一种不可理喻、无法接受的愚蠢行为。


  欧盟不会甩掉希腊

  希腊政治经济危机不仅仅是一场现实困局,更是一场多方失信、彼此失和的悲剧。希腊选民、政府、政党以及欧盟大国彼此之间存在多层次的、多维度的不信任。

  对欧元区国家来说,希腊的退出看似卸掉一个包袱,但其实将引发一场经济和政治地震。希腊一旦违约,将使欧洲中央银行和欧洲国家政府持有的大量希腊国债瞬间变成一堆废纸,欧元区各国之间促使欧洲货币一体化的多年努力将开始其崩溃瓦解的毁灭进程。

  另外,此次在欧洲范围内遭遇经济危机的不仅仅是希腊,还有西班牙和意大利等重要的欧元区国家。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成为事实,西班牙和意大利等重债国必将受到影响,而且希腊对这些重债国家势必产生一种糟糕的负面示范效应。假如多米诺骨牌效应发生,欧洲在世界格局中重要一极的政治地位也会受到牵连。

  值得庆幸的是,尽管希腊处于继续滑向深渊的危险境地,众多的欧洲国家和欧盟领导人依然保持着足够的清醒与理智,他们表示希望通过多方努力来遏制希腊滑落的势头,并已经着手筹备相应的救助工作。

  在最近召开的八国集团峰会上,各成员国一致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作为欧盟的核心国家,法、德两国对希腊的态度也有所变化。法国新任总统奥朗德访问德国与默克尔会谈,双方坚称不会放弃希腊。欧盟委员会主席巴洛佐也表示,欧盟将恪守对希腊的承诺以确保其留在欧元区,但他同时强调希腊必须履行自己的义务。

  就希腊而言,也有可以让人稍缓紧张的信息。最近开展的多项民调显示,有近8成的希腊人希望能继续留在欧元区。因此,从多个方面来看,无论是欧盟还是希腊,已经开始从彼此失信转向谋求合作,这是解决希腊乃至整个欧洲困境的积极信号。

  目前仍有理由相信,欧元区仍将会展开新一轮对希腊的救援。即使救援效果不能立竿见影,经历了惨痛教训的希腊政府和国民也会逐步穿越危机之河向彼岸靠近,尽管速度较为缓慢。